這裡是小地方,沒有商業置入廣告,連跑馬廣告都沒有
這裡有我女兒《花花》、 寵物、 食物、 還有攝影記錄

你可以在以下網址聯絡、發問或留言給我http://www.facebook.com/3Flowers
sleeper0405@gmail.com

星期三, 9月 12, 2007

旭海大飆客


右:旭海草原
下:旭海海岸(港仔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這傢伙吃個早餐也會被女性搭訕,淫僧!
右圖:我的後輪在沿山公路加油時變光頭了...










最近看了電影荒野大飆客,心有戚戚焉。於是,在某人臨時的邀約下,去了一個位置不明的地方─旭海。途中經過恆春,吃了小杜包子。我一直以為旭海在恆春、墾丁附近。結果,出乎我意料。看旁邊就知道= =如果我知道旭海是在那,或許就不去了。

是在附近啦!只不過隔了座中央山脈,在東海岸而已。


如同電影情節,這場機旅非常的「隨性」。

唯一的限制是,我必須在晚上六點回到楠梓,準備七點的家教。嗯,透早七點半,於右昌街、德民路口7-11出發。
記憶中的路線:
楠梓-高樹-沿山公路-枋寮-恆春-旭海-南迴-台1、17回楠梓。
沿山公路風景我很喜歡,不過如果可以沒有鐵皮民房,會更討喜。此外,我竟然在路旁大樹下,看見了一打乘涼的牛。我真是個台北俗,頓時精神大振。
旭海,這塊近似於原始的寶地,著實要了我半條命。或許是太累、或許是和印象中隨風飄逸的草原迥異之故,並沒有太多的興奮。相反的,旭海海岸景色讓我印象深刻。我同意同行者說的,這是台灣前幾名的海岸。當然,除了那宛如德軍總部的軍事單位。
通往旭海草原的路十分難行,是類似操場的粗糙水泥地。想像著,在上面爬抖坡兩公里。拉回現實,不久之後還得原路下去。行駛其中,那急促強烈的震動,令我分外不安惶恐。業已光頭的後輪(華豐hf-908),是否還能抓的住Rv以及破百的我?
「最好台北人都去XX,旭海留給我。」同行者出發前數日的這句話,我終於能體會了。
兩個萬惡都市長大的人,找到了心中的寶地。旭海之美,的確越少人知道越好。台灣人總是一窩瘋,出名就等於毀了。
回到平地,看看那水泥產業道路的建造牌。這民國85年興建,花費150萬的恐怖產業道路,正是秘密花園的守護神。辛苦了,下次見!
我很喜歡這種沒有海放壓力的機旅,雖然一路上我們也做了不少瘋狂事,who cares?Go Wild Hog!
這趟旅行,同行帶頭者不知是體力不支?還是在想旭海的豔遇?老是錯過進彎的煞車點,導致過彎常常呈現<這種大轉折。更悲哀的是,技術很差的我,今天好似開了外掛,apex取線如魚得水。職是之故,幾次差點撞上去。
拉開距離,怎麼又差點撞上去?老兄,醒醒啊!
或許是這樣悶了很久,脫離旭海,接上南迴之後,我小小的暴走了。也見識到南迴大暴走的大車、休旅車。我知道同行者會不喜歡我放他獨跑,他卻一點也沒有責怪我,讓我感到十分窩心。
(不過還是要說,我終於有一天可以海放人了~( ̄▽ ̄)~(_△_)~( ̄▽ ̄)~(_△_)~( ̄▽ ̄)~)

離開南迴,我簡直不敢相信已經跑了20公里的山路。怎麼會這麼地順、快,它的確比大埔快上不少。

五點半,我到了中山、林森路口,拿了三顆「小杜包子」給Sabina。與同行者分道揚鑣,繼續我的行程─趕回楠梓洗澡更衣,趕在七點前去美術館賺那兩小時一千元的國二英文家教。

神奇的是,敗rush hours之賜,在中華同盟路口,我又遇上了先行的同行者。(這是什麼鬼修辭)
隨後,他轉去高應大不知作啥?更神奇的是,在我回到楠梓援中港,沐浴更衣出發之後,在左營大路附近小路出口,又遇上了正返回右昌的他。孽緣啊!孽緣!
里程,我忘了。隨性咩!who cares? Go Wild Hog!

--

至於不免俗的小東西,嗯。
A:100 (Going齒+bt39) =105~110 GPS
B:自己招
再幹一次G5豪笅廣告
除另有註明, 網站所有內容皆採用Creative Commons 授權條款之“姓名標示─非商業性─相同方式分享“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
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Share Alike 2.5 License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感謝你的留言。不論是:正面、負面、建議都非常好。
為了保護你留言的隱私,以及避免垃圾訊息,留言會經過審核後才公開。
若要私秘留言,請特別註明。

翻舊帳來這